俄罗斯未来四年被禁赛:兴奋剂争议源于两份报告

日期:2019-12-11 07:11:33 作者:ku250

这场风波从里约奥运会一直到平昌冬奥会,再到如今距离东京奥运开幕仅仅半年时间。
回顾这三年,从里约奥运会上俄罗斯的田径、举重以及残奥会代表团被禁赛,到之后网络黑客曝出的禁药豁免名单,再到许多奥运选手在尿样复检中的“落马”,再到平昌冬奥会俄罗斯选手以个人名义参赛……
奥运会和体育,因禁药和背后的“政治角力”蒙尘。
最近一份是2017年国际奥委会新出炉的《施密德报告》,称其“详述了俄罗斯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期间帮助其运动员掩盖使用违禁药物的行为,包括更换尿样和修改药物检测结果”。
对于《施密德报告》,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副主席杨杨曾在朋友圈写道:“过去17个月,在瑞士原联邦主席施密德的带领下,五个委员调查、取证、讨论、辩论,在前天最后一次会议结束以后,向国际奥委会提交了调查报告。”
在《施密德报告》之前,《麦克拉伦报告》也直指索契冬奥会的禁药问题。
2016年7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发布了由该机构独立委员会成员、加拿大律师理查德·麦克拉伦所完成的“独立调查报告”。
报告中称,俄罗斯体育部门操纵了2014索契冬奥会及其他在俄罗斯举行的大赛尿检,并建议国际奥委会考虑禁止俄罗斯参加里约奥运会。
随后在12月发布的长达150页的第二部分报告中,又涉及了1166例尿样,时间囊括了2011至2015年,提供了更多证据和相关通讯电邮资料,以及相关调查报告。
据《今日美国》当时报道,报告涉及的大赛包括2012年伦敦奥运会、2013年大运会和莫斯科田径世锦赛,以及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
报告还显示俄罗斯选手的尿样存在DNA信息不吻合或者DNA混合来自不同队员的情况。
据英国BBC报道,俄罗斯官方在改组反兴奋剂机构的同时,也成立了专门的调查部门。
调查部门公布的一项结果显示,索契冬奥会兴奋剂事件的“告密者”——前俄罗斯反兴奋剂实验室负责人罗琴科夫曾通过私人途径向运动员提供兴奋剂,他的举报实际是为了掩盖自己才是“兴奋剂元凶”的真相。
俄罗斯调查委员会在声明中提到:“有证据表明,罗琴科夫曾亲自为运动员和教练提供药物,运动员和教练员并不清楚这些药物的用途,然而后来这些药物被确定为提高成绩的兴奋剂。”
同时俄罗斯官方也再次强调,“罗琴科夫摧毁了运动员的样本,然后指责俄罗斯实施国家兴奋剂计划。”
俄罗斯总统普京也曾在2016年接受《莫斯科日报》采访时也表示,罗琴科夫的行为是“一个声名狼藉的人对体育的干预”,并称重蹈“政治干预体育”的覆辙非常危险。
而在国际奥委会最新一份声明中,主席巴赫也表示:“在平昌,我们已经就俄罗斯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上出现的兴奋剂问题做出了禁赛处罚。根据责任和情况的不同,国际奥委会对相关方面和人员做出了不同的处罚。俄罗斯奥委会已经接受了处罚。”
麦克拉伦曾在接受《卫报》采访时,承认自己的调查仅仅只进行了57天,但他强调完全相信调查结果的真实性。
但事实上,引起轰动的《麦克拉伦调查》是脱胎于2016年5月《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
当时《纽约时报》采访了罗琴科夫,在报道中,罗琴科夫讲述了索契冬奥会期间俄罗斯方面如何有组织使用兴奋剂规避检查:
兴奋剂检测中心的124房间用来放置兴奋剂尿样,得到指令后,罗琴科夫和同事们,在黑暗中点亮一盏孤灯,找出需要替换的尿样,挪至墙边,低身打开墙上的一个塑料盖子,将尿样送至隔壁125房间,一个不起眼的储藏室。
随即,尿样被转移至旁边大楼内,俄罗斯特工部门要打开尿样瓶的机关锁。锁住尿样瓶的装置由瑞士公司研发,一般人除非破坏瓶体,否则无计可施。
罗琴科夫曾表示,为运动员提供兴奋剂是他工作的一部分,如果他没有参加,国家将停止向他的实验室提供资助。
在报道发出后,俄罗斯官方反驳了罗琴科夫的指控,称“被歹徒诽谤”。时任俄罗斯体育部长穆特科称,该报告存在弄虚作假,并且考虑对报告的撰写者提起诉讼。
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上,西方国家和媒体对于东道主的出色表现提出质疑。美国反兴奋剂机构甚至认为,俄罗斯队必须接受兴奋剂检查,“以维护公众对于世界杯诚实性的信心”。
有德国媒体指出,在对阵克罗地亚队的1/4决赛的中场休息期间,俄罗斯队员疑似吸入了可以提高身体机能的氨气。俄罗斯队医随后承认了此事,但氨气目前并不算是违禁药品。
FIFA在对俄罗斯所有球员进行调查后表示,并未发现其中有存在违反反兴奋剂规定的证据,俄罗斯队已经成为最经得起检查的球队之一。
其实,在这场以俄罗斯为主要“目标”的反兴奋剂风暴中,两个阵营之间的相互“攻击”一直没有消失。
2016年9月,一个名为“奇幻熊”的黑客组织侵入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数据库,开始向外界公布通过申请药物豁免权,以服用兴奋剂并照常参赛的运动员名单。
很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发表声明,称他们的数据库的确遭到黑客入侵。而据央视新闻称,该黑客组织被西方情报部门看作是有俄罗斯官方背景的“网络间谍机构”。
但无论是何原因出现禁药问题,对于国际奥委会而言,坚决打击兴奋剂是一直不变的宗旨,而科学技术手段也在不断进行革新。
近日,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批准了一项5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530万元)、为期10年的预算,这项资金将用于长期存储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赛前兴奋剂检测样本。
国际奥委会执委会10月就曾提出长期储存奥运赛前检测样本的建议,此次预算获得了批准。该计划由国际检查机构(ITA)负责,配合东京奥运会赛前检测。性春暖花最新地址